您好,欢迎访问山东省革命老区建设促进会官方网站

辛锐:山东抗日战争的女英雄

来源:网络 时间:2019/11/25 点击:207

   300,辛锐1918年生于山东济南市。父亲辛葭舟是一个银行家。"七-七"事变后,辛葭舟参加抗日活动,他家成了共产党八路军的地下联络点。辛锐是辛葭舟的大女儿,在中学读书时,绘画、书法颇有功底。她16岁那年,创作的绘画和木刻作品,还在济南举办过美展。在父亲影响、教育下,她参加抗日工作,宣传抗日救亡。并于1938年和妹妹一道到沂蒙山区抗日根据地参加了八路军,在部队从事革命文艺宣传工作。同年她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早年就读于济南正谊中学。善绘画,工木刻,曾在济南举办过美术展览,得到美术界人士的好评。"七七"事变后,积极参加抗日宣传活动。1938年随父亲辛葭舟到沂蒙山抗日根据地参加八路军,在部队从事革命文艺工作。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任中共山东分局秘书、山东省妇联秘书、"姊妹剧团"团长等职。能歌善舞,编演俱佳。领导剧团演出过大型话剧《雷雨》《李秀成之死》《血路》等。194112,在沂蒙山区火红塔北山抗击日本侵略军的反"扫荡"战斗中,拉响手榴弹,与敌同归于尽,时年23岁。

   辛锐是《大众日报》的创始人之一,是我党早期的新闻工作者,她和她丈夫陈明长眠在了为之战斗的沂蒙山区。

  工作中辛锐积极热情。1938年秋,部队在沂水县王庄区宿营时,辛锐在房东的石灰墙上,写下了"打倒日本鬼,不当亡国奴"的大字标语。房东老大爷说:"大辛同志写的字像朵花,这一来我这墙上更好看了。"每逢集会和行军休息,战士们欢迎辛锐唱歌,辛锐就大大方方地为大家演唱。辛锐的女中音,圆润流畅,乡亲们特别爱听。

  19395月,日军对沂蒙山根据地进行疯狂"扫荡"。八路军主力部队转入外线作战。中共山东分局把青年委员会、妇女联合会、大众日报社、战地服务团等单位,合编成沂蒙大队,在沂水县山里打游击。

  一天傍晚,辛锐所在的分队正于沂水县杏峪的山沟里隐蔽,山下忽然传来"三八式"步枪枪声,敌人正在这一带搜索。分队负责人命令大家迅速转移到北山坡。青委青训班指导员于冠西正患伤寒病,浑身酸软无力,刚走几步就瘫软在地。辛锐跑过来见于冠西在发烧,赶忙蹲下身子说:"快,快,用手搂住我的脖子!"她抓住他的手,背起来就跑。于冠西很不好意思,连声说:"放下我,放下我。"辛锐顾不得说话,用手扳着他的两腿,一口气翻过两个山沟。只听到敌人的枪声远了,她才把于冠西放到一块巨石背后。此时的辛锐已经汗流满面,衣服也被汗水湿透。休息了一会儿,他们互相搀扶着,赶上了分队。

  辛锐曾在山东中共党校学习,到大众日报社沂蒙工作团之前担任过山东省妇联秘书。无论是学习,还是工作,她都积极努力。她发现部队行军、作战非常需要军用地图,于是找来一份旧地图,并按当时敌我区域做了修改补充,然后复制若干份,送给部队,受到部队首长表扬,说这真如雪中送炭。1938年底,中共山东分局机关报《大众日报》即将创办,但报头、伟人像仍无着落。辛锐曾搞过木刻,她自告奋勇接受了这个任务。连着干了几个昼夜,设计、刻好了报头和伟人像,193911日按计划出报。

  多才多艺的辛锐在八路军这个革命大熔炉中如鱼得水。1940年秋,她创作了一幅题为《我送哥哥去当兵》的宣传画,画的是一位农村姑娘,给报名参军的哥哥戴大红花,形象生动逼真,得到军民赞美,有力的配合了参军运动。

  19413月,中共山东分局建立了"姊妹剧团",辛锐任团长。她集编、导、演于一身,工作十分忙碌。为了更有力的宣传抗日救国,剧团在经常编演小型曲艺、歌舞的同时,也排演像《血路》《雷雨》这样的大型剧目。辛锐和指导员甄磊,还根据当地"万仙会"等反动会道门装神弄鬼,危害群众的事实,决定编排一曲《万仙会》小剧,以教育群众,揭发会道门的反动本质。一天,甄磊和徐兴沛便服来到"万仙会"的大庙,该会道首正在装神弄鬼,一些群众跪在地上叩头。那道首忽然跳上高台,阴阳怪气地说:"孙悟空来也,千钧棒侍候!"他接过一条铁棒,跳下高台,追打一位老人,老人忙往外跑。道首刚追到门口,老人的儿子一脚将他踢倒,顺势夺过铁棒要打,道首失声高喊"饶命"。原来这位老人拿了几十斤花生米,想在

  集上换点粮食。不料遇见这道首,这家伙以化缘为名,想白要老人的花生米,老人不给,他就威吓老人。老人的儿子听了此事很生气,就让父亲进庙引出道首,想好好教训他。甄磊抓住这件事对大家说:"乡亲们,看见了吧!这个会长专搞骗财害民的鬼把戏,大家不要信他那一套!"辛锐等通过这件事,又找了一些素材,编写了一个生动有感染力的剧本,演出效果不错,群众颇受教育。

  194111月,日军纠集5万人马,对沂蒙山区进行"扫荡"。八路军一一五师和山东纵队,奋力抗敌。山东分局直属机关编为几个大队,凭借沂蒙山的有利地形,坚持游击斗争。辛锐率五大队的一个分队20多位女同志随部队转移。1130日,辛锐的丈夫、山东战工会副主任陈明在大青山阻击敌人时壮烈牺牲。同日,辛锐的分队在猫头山与日军遭遇,为掩护同志们撤退,她小腹部中弹,紧接着两个膝盖骨受重伤,右膝盖骨全部被打掉。当晚,她被抬到山东纵队第二卫生所驻地一火红峪村。

  二所同志将辛锐抬到聂凤立家。剧团小演员徐兴沛来护理她,小徐一见她伤这样重,眼泪夺眶而出,他紧紧抓住辛锐冰凉的手,哭着说:"团长,您受伤了!"辛锐慢慢睁开眼,轻轻地说:"小徐,别难过,革命就免不了流血牺牲。"

  徐兴沛和二所同志将辛锐送到距聂家半公里远南面的鹁鸽棚洞隐蔽。徐兴沛把煮好的母鸡和花生端到她面前。她刚吃了两三口,又疼得昏迷过去了。徐兴沛急忙叫醒她,一边喂她鸡汤,一边告诉她附近的地形。这个山洞四周乱石纵横,很隐蔽,山洞左上方有个孔,可以看附近的两个山洞,周围民兵布上了地雷。

  说话间,只听""的一声,原来是搜山的鬼子踩响了地雷,接着是一阵机枪声,和鬼子们嚎叫着:"八路的有,快快出来!不出来,死了死了的!"鬼子的喊声和脚步声越来越近,已经走到洞顶的大石板处,徐兴沛担心敌人发现洞口,拿起枪就要冲出去把鬼子引走。辛锐两手抓住他的胳膊,镇静地说:"要沉着!"

  夜幕降临,洞口不远处传来鬼子的说话声,丝丝火光射进洞里,辛锐判断鬼子在做饭,便对徐兴沛说:"是出去的时候了,动作要轻一些。"徐兴沛爬出山洞,敏捷的迂回到敌后,用拉绳拉响了用3颗手榴弹并成的"地雷"。把洞口附近的鬼子炸跑了。徐兴沛到老乡家,买了些煮熟的地瓜干和花生米,回到洞里给辛锐吃。徐兴沛点起火堆,寒冷的山洞顿时充满了温暖。辛锐向小徐讲起自己的经历,如何从一个家庭环境舒适的女学生成长为八路军战士和共产党员。

  辛锐在鹁鸽棚洞住了16天,伤势渐好,但双腿已残疾,不能走路。1216日这天,二所同志把她接到火

  红峪村聂凤举家,帮她洗澡,换衣服。1217日,一股日军突然来火红峪一带搜山。二所同志急忙到聂凤举家,抬着辛锐准备突围。山路崎岖,行走艰难,他们刚跑出150米,敌人就追上来了,机枪打得担架附近的石头直冒火花,辛锐见形势危急,担心二所同志抬着她会受更大损失,大喊:"放下我,你们快走!"抬担架的同志坚决不肯。辛锐急了,厉声命令:"我用手榴弹掩护你们突围,要执行命令!"她朝敌人扔出第一颗手榴弹。二所同志忍痛放下她,趁硝烟向东南方向突了出去。鬼子发现了她:"女八路!女八路!抓活的。"辛锐咬紧牙关,一甩手扔出第二颗手榴弹。一个鬼子军官冲上来,命令士兵捉活的。辛锐照着鬼子官的方向,又扔出第三颗手榴弹,鬼子军官腰部流了血,他捂着腰,气急败坏地狂喊:"枪毙!枪毙!"辛锐正要回身拿最后一颗手榴弹,日军一颗子弹,射进她的胸膛,辛锐倒下了。她为抗日战争的胜利,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第二天,二所的同志和当地乡亲们,将辛锐的遗体,掩埋在距她牺牲处10米的鹅头岭东坡。

  1950年,当地政府在费县西梭庄村(今沂南县双堠乡)建立梭庄烈士陵园。辛锐的遗骨同年移入这座陵园。移葬这天,邻近村庄的父老乡亲,向烈士忠骨挥泪告别。辛锐永远活在沂蒙山人民的心中。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七路516号汇统大厦A座17楼 电话:0531-82666526 1596669393  邮箱:sdlcqw1950@126.com
山东老区网|山东革命老区网|山东革命老区建设促进会 © 版权所有  
© Copyright©2018-2026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90563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