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山东省革命老区建设促进会官方网站

陈若克:"威武不屈"的抗日女英雄

来源:网络 时间:2019/11/25 点击:220

t010483383c6d8d7a9e1941年月117,日军的飞机、大炮对着蒙阴东北部的大崮山顶猛烈轰炸。此前,隐蔽在山洞的山东分局机关几个女同志,正在给陈若克做小孩衣服。陈若克是山东分局的女干部,此时已有8个月的身孕。

日军每次轰炸时,床板都会震起来,洞顶的石头、灰土呼啦啦往下掉。陈若克艰难的趴在床上,努力护住肚里的孩子,她感觉孩子在里面折腾的厉害,阵痛提前开始。无论如何,这不是生孩子的时候。

她与朱瑞(时任山东分局书记)结婚三年多,他们的第一个孩子生下时,正值鬼子"扫荡",孩子因患重病无法医治而死。这次,又赶上鬼子大"扫荡",形势更加恶劣。

山顶很冷,陈若克罩着盖头布,穿着深色土布褂子,内穿一件米色毛衣,下身穿一条浅色长裤,齐肩长发敞开。她才21岁,长得漂亮,又来自上海,她对自己的衣着非常在意。

夜里11时许,一股日军从山后驾着云梯摸上来,部队决定突围。分局机关的家属分成两路,陈若克由警卫员搀着往北。由于阵痛加剧,她的行动越来越慢,渐渐与突围的队伍失去联系。第二天拂晓时,她终于撑不住了,让警卫员赶紧到附近村里找干娘王换于。警卫员还没有回来,陈若克已生下孩子。她脱下干娘送她的大褂子,把这个不幸的女儿包起来。后来搜山的鬼子发现她身上穿着毛衣--因为她是南方人,而当地人穿棉袄,就把她带走了。

日军士兵不知陈若克何许人也,只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给她吃的,她不要;问她什么,她不说。他们觉得这个女人有来头,把她的手脚用铁丝捆住,关在一间小屋里。一天一夜,陈若克竟然滴水未沾。这时,沂水城的日军打来电话,让小队长把陈若克母女押往宪兵司令部。马夫把虚弱的陈若克横放在马背上,把她的手脚用绳拴在马鞍上,婴儿装进一条马料袋子,出世不久的孩子被马草扎得拼命哭喊,喊得嗓子都哑掉了。就这样,母女俩在马背上颠簸了一百多里。

陈若克的心都碎了,那是她的孩子啊。陈若克强忍着,不在日本人面前掉一滴眼泪。

到了沂水城,陈若克被押到日本宪兵司令部,直接送到刑堂。

宪兵队长亲自提审:"你是哪里人?"

" 听我是哪里人,我就是哪里人。"

"你丈夫是谁?"

我丈夫是抗日的。"

看到日军不说话,陈若克催促道:"还问什么?快点枪毙好了。"

日军恼羞成怒,他们把陈若克按在地上,用红烙铁压在她的背上,她惨叫一声,昏死过去。醒来后,日本人再问:"你是干什么的?"

"我是抗日的。"

"你丈夫是干什么的?"

"就是打你们的。"

之后,陈若克再也不屑理日本人。宪兵队长暴跳起来,这次,红彤彤的烙铁按在陈若克的胸部、脸部。她一声不吭,直到昏死过去。

陈若克被抬进牢房,她紧闭眼睛,脑袋上包着纱布,厚厚的纱布被血浸透。狱友杨以淑忍不住哭了。陈若克睁开眼睛,艰难的吐出一句话:"哭什么?我们是中国人, 中国人就有中国人的苦痛。哭有什么用处?"

日军换了一种方法对付陈若克。看到陈若克没有奶水,他们就把一瓶牛奶送到牢里。

我们知道你是八路,很坚强。你也是孩子的母亲,难道一点都不疼爱自己的孩子吗?"翻译官按着日本人的意思,试图说服陈若克。

孩子饿得几乎哭不出声,干瘪的小嘴,一张一合地翕动着,绝望地望着母亲。陈若克的心都揉碎了,她把牛奶瓶摔在地下,说:"要杀就杀,要砍就砍,少来这一套。"

陈若克意识到自己时间不多了,她把把自己裹伤的纱布拆下来做了一顶小白帽,又从自己破烂不堪的内衣上撕下一条红布,叠了一个小五星缝在帽子上,然后带在女儿头上。然后艰难地揽过孩子,咬破自己的手指,把流着血的手喂到女儿的小嘴里,说:"孩子,你来到世上,没有吃妈妈一口奶,就要和妈妈一起离开这个世界,你就吸一口妈妈的血吧。"她心里多么的痛。这个孩子朱瑞还没有来及看上一眼。

1126,陈若克紧抱孩子赴刑场,一路高呼口号,高唱歌曲,连敌人也不得不承认:"太凶啦,审了几天闹了几天,一点结果也没有。"陈若克和孩子是被敌人用刺刀扎死的,牺牲时年仅22岁。

日本士兵暗地里伸着大拇指,悄悄地议论:"这个带孩子的女的,审了几天,就闹几天,一点也不怕,还喊口号、唱歌、真是好样的。"

临刑前,陈若克紧紧抱着孩子。在陈若克看来,整个民族都在共苦难之中,落在残暴的日本人手中,孩子也难保住,索性拼上一块血肉,让日本人知道中华民族是不可战胜的。

陈若克母女的遗体被日本兵派人看守着,抗日人士买通看守官,运了回来。交给她干娘王换于。干娘和自己的媳妇卖了三亩田置了一大一小两口棺木。

记者采访当年的一个日伪军。那个只愿给人看背影的老人提起陈若克,是无比的敬重,还有忏悔。

朱瑞闻讯悲痛不已,在300人的护送下到干娘王换于家要看妻子最后一眼,干娘说啥也不让看,太惨了。陈若克的头被敌人割掉,身上体无完肤,衣服也是。唯有腰中还系着朱瑞送她的腰带,那是他们爱的见证,也是唯一让送她最后一程的人们知道死者是陈若克的证物!

194277抗战五周年纪念日撰写了《悼陈若克同志》:"她死得太早,是革命的损失!妇女的损失!也是我的损失!因为我们是衷心相爱的夫妻和战友啊!但她的死又是党的光荣!妇女的光荣!也是我的光荣!因为她和我们前后的两个孩子,都是为革命而牺牲了……以牙还牙,以血还血,让我们心里永远联结着亲爱与仇恨,一直斗争到最后的胜利吧!"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七路516号汇统大厦A座17楼 电话:0531-82666526 1596669393  邮箱:sdlcqw1950@126.com
山东老区网|山东革命老区网|山东革命老区建设促进会 © 版权所有  
© Copyright©2018-2026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90563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