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山东省革命老区建设促进会官方网站

不能忘却的纪念——记太皇崮战斗殉国九烈士

作者:李春晖 来源:平邑县白彦镇 时间:2021/7/19 点击:173

“啪、啪”两声急促的枪声打破了早春的拂晓,在太皇崮山下寂静的山村里,显得格外刺耳。

“老孟,有情况,快集合。”皇崮区中队指导员王万立边抓起手枪边大声喊道。

“同志们,准备战斗!”区长孟育民边穿衣服边仔细辨别枪声方向,他听出来凌乱的枪声从东北方向传来。

三十几人的队伍马上集合完毕,他们冲出院子,看见街上的老百姓惊慌失措地向村外跑去。

“乡亲们不要惊慌,敌人应该是从白彦来的,你们向南上老山顶”。孟区长对惊恐的群众喊道。

王指导员和孟区长商量,他们分头突围,由区支部书记带领一部分战士向东南方向撤退,孟区长带其余人奔向西南方向的老山顶。

天还没有大亮,坑洼不平的山坡上三五成群的百姓有的牵着羊,有的背着粮食,小孩的哭声,老人的咒骂和越来越近的枪声夹杂在一起。

孟区长带领十几个队员迅速向西南方向的柴山转移,不料刚刚行进三四里路,即遇到敌人的阻击,复而向西北转移,又遭到西北方向敌人的阻击,孟区长判断西南和西北应该是山亭和城前的日军,这就是说敌人已三面包围了他们。

目前的处境非常严峻,突围转移已不可能,因为白彦方向的敌人已快追上来了。这时,民兵谢恒顺建议:“区长,上太皇崮吧,只要守住西嘴子,敌人插翅也难飞上去。”孟区长等同时考虑到人少、武器装备差,战斗力极为有限,要采取硬冲的办法怕很难突出去,如凭借天险待援,也有可能化险为夷,遂同意了上述建议,由民兵带路登上了悬崖峭壁的太皇崮峰。

太皇崮位于平邑县白彦镇,海拔500余米,此山底部平缓,至上部陡然垂直而立,悬崖峭壁,直插云霄,在周围山丘中耸然而立,地势十分险要,山南崖有明代嘉靖年间依山而建的佛教庙宇云台寺,寺内有三尊用整体山岩雕刻的佛像,形象生动、神态庄严,展现了古代工匠的高超技艺,李光友、谢 恒顺 等几名当地队员,从小就在山上砍柴,对这里非常熟悉。

太皇崮东北8里,就是鲁南重镇白彦,这里地处临沂至邹城的交通要道,向北可进入沂蒙山腹地,向南直达抱犊崮山区,战略位置十分重要。一九四零年春,一一五师师部及教二旅在政委罗荣桓、代师长陈光的率领下,进入费南,罗政委根据当时形势提出创建天宝山根据地的号召,决定先拔除地处我根据地中心的白彦、关阳司等的敌伪据点,然后逐次解决其他匪伪与割据势力的方针。并于二三月间,集中兵力三次攻打白彦,同时 利用国民党顽军五十七军与白彦反动地主、四县联防司令、伪区长孙鹤龄之间的矛盾,除掉孙鹤龄、孙益庚父子,解除了他们的反动武装,广大翻身农民纷纷组织起来,积极拥军参战,开展“减租减息”活动,建立抗日民主政权,抗日救亡活动空前高涨,以抱犊崮山区为中心的鲁南抗日根据地蓬勃发展

对此,日伪军惶惶不安。1941年至1943年日寇对山东的“扫荡”更加频繁,更加残酷,所到之处实行“三光政策”,在重点地区建据点、筑碉堡、修公路、挖封锁沟,妄图彻底摧垮我党创建的抗日根据地。国民党顽固派和地方反动武装也猖狂活动,配合日寇袭击我抗日政权,残害抗日志士和家属,杀害黎民百姓。

当时白彦一带的形势变得相当严酷,西至城前,东至梁邱公路沿线每五六里一个岗楼,白彦东山是日寇的据点,建有四个碉堡,住有一个日军小队,城前、梁邱也安有日军据点,白彦、小营村驻扎国民党杂牌军 两个营部,分别在小北山和小团山设岗楼。伪区长孙秀珍和汉奸队长贾西朋为虎作伥、破坏抗日、残害百姓, 白彦一带的百姓吃尽了苦头,成天被驱逐着修公路、建碉堡、挖封锁沟,摊粮派款。日伪顽的“扫荡”和掠夺越来越频繁,越来越狠毒,使我党组织和群众抗日武装受到极大威胁,抗日活动深受其害。

尽管形势险恶,但我党领导下的抗日组织没有被吓倒,以孟育民、公浩、王万立等同志为主的皇崮区机关,在费南县委、115686团的领导下,区中队指战员始终坚持在太皇崮一带与敌人周旋。白天到深山密林中隐蔽,晚上就到各村协助组织抗日武装带领群众扒公路、割电话线,给日伪顽以打击,致使日寇惶惶不安,恼羞成怒。

此次突袭就是驻鲁南的日军 接密报得知皇崮区机关在太皇崮周围活动,就乘我主力部队不在之机,纠集白彦、梁邱、城前、和山亭等地的日、伪 对该进行长途奔袭,分进合围,三面夹击,企图一举打垮我抗日武装,实现他们所鼓吹的“治安强化运动”。敌人发现了区中队登上崮顶,遂集中火力向太皇崮西侧猛烈射击。崮西偏南一突出点,人称西嘴子,是登崮峰的必经之路,地势险要,真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只要守住西嘴子,一般情况下敌人是上不去的,因此,同志们充满了必胜的信心。冒着枪林弹雨,9位指战员顺利登上了崮峰。

登上崮峰后,孟区长要求同志们节省弹药重点守住西嘴子,坚守待援。敌人用三挺歪把子机枪掩护企图登峰,富有作战经验的孟区长一边把灰色大衣脱下挂在崮顶一棵松树上树杈上吸引火力,一边把手榴弹投向敌群,其他同志就采用一边射击,一边用石块消灭敌人,砸的敌人焦头烂额,敌人抛上去的手榴弹又被掷了下来在半空爆炸,炸的石块翻飞,吓的敌人到处躲藏。就这样从早晨一直到太阳偏西,我军连续打退敌人的多次冲锋,孟区长的棉大衣被子弹打成了布条条。  本来武器就差,弹药就少的同志们,弹药终究还是用完了,山顶一时出现了沉寂,山下的伪区长孙秀珍等发现山上的枪声稀疏了,就喊到:“孟区长,缴枪投降吧,你们跑不了啦。”回答他们的却是孟区长“哒哒哒”一梭子匣子枪子弹和 一阵带着愤怒仇恨的石头。

狡猾的敌人一面在“西嘴子”佯攻,吸引我军的注意力,一面找来杉杆扎成软梯,从崮东北面悬崖峭壁上偷偷爬了上去。等孟区长他们发现时已为时已晚,三四十名日伪军向他们包抄过来,激战中,孟区长左臂受伤,他用右手抡起一根木棒砸倒一个鬼子,另一个鬼子从背后击中他的胸膛,孟区长壮烈牺牲了,太皇崮村农救会长李光有被两个鬼子用刺刀刺穿脖子,谢恒顺、谢学柱的被鬼子打伤后又被刺刀刺穿胸膛,谢洪连抡起枪支打倒一个鬼子后,连中几弹倒了下去,鬼子看到司务长陈立三子弹打光,企图抓活的,待敌人涌上来,他猛地抱住一个敌人滚下悬崖,区指导员王万立同志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华民族万岁!”  然后拉响了最后一枚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几名日军端着刺刀冲向区农救会长公浩,公浩用仅有的一颗手榴弹扔向敌人,退到崮东南悬崖边,纵身跳了下去。

在枣庄、滕县周围活动的我八路军一一五师独立团闻讯火速赶来救援,到达团龙山时,战斗已经结束,日、伪军洗劫了太皇崮、紫泥沟、谷堆等村庄后缩回据点。

白彦镇小黄坡村的谢恒堂老人,是烈士谢恒顺的弟弟,今年已经95岁了,但身体硬朗,头脑清晰,对70多年前的那场战斗还记忆犹新,416,作者在其家中采访了他:“俺二哥是皇崮区中队的民兵,区中队经常配合大部队行动,有一次晚上摸(偷袭)官庄据点,正睡着觉爬起来走的。”

“那天主力部队在西南(滕县)一带活动,得知消息赶来的时候,战斗就结束了,俺和爹用一领草席把俺哥抬下山来的,俺爹哭的呜呜的……”

太皇崮村63岁的李井善老人,爷爷李继春 是八路军的地下交通员,父亲李学青建国后一直担任村支部书记,从小他就是听着爷爷、父亲讲述的抗战故事长大的,他告诉我们:“鬼子从山南怀往山上打炮,打机枪,炮弹、子弹到二崖的崖壁上,打不上去,咱们的人向下扔手榴弹。”

那时候,俺村老百姓都在南河沟里隐蔽着,山上的战斗看得清清楚楚,公浩跳崖的时候,用棉大衣蒙着头,是从东南跳下来的。”

紫泥沟村原支部书记许祥喜:“听村里老人说当时打扫战场的时候,俺村去了好几个,帮助抬烈士遗体,李光友烈士的 脖子被鬼子刺穿,衣服都被鲜血浸透了,左手还抓了一块石头。”

五月的白彦大地,日暖风轻、绿肥红瘦。红玛瑙似的樱桃挂满枝头,绿中泛黄的杏子在密叶里隐现,麦子扬花、银花绽蕾,山坡上、田野里,三三两两的庄稼人在辛勤地劳作着,一派安静祥和的气象。七十八年前在这块土地上发生的战斗,已随着历史的烟尘远去了,今天生活在阳光下的我们,怎能忘记那些为了民族独立自由而不惜牺牲自己生命的英雄,是他们用鲜血换来了革命的胜利,换来了社会主义的新天地,换来了今天的幸福生活。

让我们还有我们的下一代永远记住他们吧!800

谢恒堂,95岁,平邑县白彦镇小黄坡人,太皇崮战斗烈士谢恒顺之弟。

作者简介:

李春晖,男,汉族,山东平邑人。中专文化,从事过教师、企事业单位文员、宣传专员等工作, 自幼喜爱文学、书画艺术,市级以上媒体发表新闻通讯、诗歌散文三百余篇件,书法、绘画、文学作品多次在省市县级大赛中获奖。

临沂市作协会员,平邑县作协理事。

电影文学剧本《金银花开幸福来》获第二届沂蒙精神文学奖三等奖

微电影剧本《顺藤摸瓜》获成语新故事微电影剧本全国大赛三等奖。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七路516号汇统大厦A座17楼 电话:0531-82666526 1596669393  邮箱:sdlcqw1950@126.com
山东老区网|山东革命老区网|山东革命老区建设促进会 © 版权所有  
© Copyright©2018-2026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9056311号-1